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做人流哪家医院做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1 07:14:5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做人流哪家医院做好,北仑那里能做人流,慈溪做打胎哪家医院专业,余姚做人流需要多少钱啊,余姚那里治疗阴道炎好,北仑哪里的人流做的好,北仑有哪些人流的医院

湖北日报讯

  图为:1966年,女子养路班19人大合影,缺席3人。 蹇正芳供图

  【编者按】

  春节后,本报收到一封来自神农架林区的读者来信。写信人蹇正芳,1966年来到神农架林区,成为林区第一条公路G209国道女子养路班的一员,如今已73岁。她期望通过本报,寻找51年前生死与共、相濡以沫的21位姐妹。

  带着这份嘱托,记者于本月中旬来到神农架林区,在林区政府的鼎力支持下,帮助老人找到了部分姐妹,也揭开了那段尘封半个世纪的峥嵘岁月。敬请关注后续报道。

  湖北日报记者:

  你好!

  我名叫蹇正芳,今年73岁,希望能借助媒体帮我寻找51年前的姐妹们。

  1966年,神农架林区建设第一条公路G209国道,我通过招工来到钢厂坪到茨芥坪路段,负责公路养护工作。该路段全长6.5公里,我们班故而得名“六公里半养路道班”,同时也是全线唯一一个女子道班,一共22人,平均年龄20岁。

  我们住在一个名叫“打劫岭”的山脚下,漫山遍野都生长着灌木、茅草,飞禽走兽时常出没,几十里路无人烟。东边是G209国道,北边和南边各有一条小溪缓缓流过,西面便是我们的宿舍——一排简易的茅草房。

  那时的生活很苦。木板床上垫的是自己晒干的芦苇,吃的是打了霜的冻白菜和冻土豆。一到了冬天,天寒地冻,漫天飞雪。干完一天的工作,我们的眉毛、刘海上都挂满了冰凌,脚也冻得失去了知觉,很多人的脚趾头都被冻成黑色。有时甚至手套都黏在钢钎上拿不下来。

  那时的工作很危险。来到打劫岭的第二天,我们就遭遇山体滑坡,山岭上的树木、石块、泥浆向下滑落,顷刻就填满了路边的小溪和河沟。有一年夏天,我们需要从附近地方运石头来填平路段上的一个大坑。为了把一个约500公斤重的大石头运到目的地,运输过程中,我们不得不车在前、人在后,控制车辆缓缓移动,好几次都有同事控制不好平衡,摔倒在地,险些被板车压到。

  当然,我们过得也很快乐。我们最期待秋天,漫山遍野挂满了野葡萄、大杨桃等野果子。收工的路上,采摘这些野果子是最幸福的事。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我们22个女人呢?一到了晚上,我们就彩排节目,遇到节假日就为工地上的工人们演出。女工们勤劳勇敢,以苦为荣,以苦为乐,每一天的生活虽单调却充实、快乐。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年轻时最精彩的时光。

  这样的生活很快就结束了。大约从1970年起,为了充分发挥“传帮带”的作用,姐妹们纷纷被抽到其他道班,“六公里半”慢慢变得物是人非。

  时光荏苒,转眼半个世纪已过,姐妹们失散多年。年纪越来越大,对她们的思念也越来越强烈,好想能够再见一面,再聚一次,再一起回到当年战天斗地的“六公里半”!

  希望你们能帮我这个忙!

  蹇正芳 口述

  尹捍东(蹇正芳之女)整理

  2017年2月28日

  附女子养路道班全名单(22人)

  刘顺清 邓发珍 陈运秀 陈继莲 蹇正芳 陈正贤 冯德秀 卢云 卢庆秀 孙巧云 王茂秀 陈金云 雷文英 杨晓琴 任英中 杨玉玲 许光培 简文召 叶文秀 盛运兰 武明荣 刘文华

  风霜雨雪女人花

  记者赵峰 通讯员余威 杨柳

  13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让神农架林区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强劲的四驱越野车也必须装上防滑链,才能在30厘米深的皑皑白雪中缓慢通行。

  记者来到神农架林区人民医院,蹇正芳因右脚骨折,已经住院一周。

  “你看我,天天躺着不能动,就总爱琢磨以前的事情,给你们添麻烦了。”蹇正芳一边说,一边从枕头下面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叠泛黄的老照片。

  泛黄的合影中,她清楚记得每个人名

  上世纪60年代初,神农架林区实施大开发,3至5年内,要修通200公里以上的公路,整治300公里的河道。

  由于林区特殊的自然环境,公路建设经常会遇到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需要养路人员进行日常维修和紧急保畅。

  在这种背景下,“六公里半女子养路道班”应运而生。她们都是从邻近的老河口、兴山、房县、谷城等县市招工来神农架林区养路。

  “也许,这是我们之间仅剩的一点念想。”摊开照片,蹇正芳从中选取一张合影,递到记者手中。

  照片上一共有19个人,以山峦杂草为背景,青春洋溢,笑意盈盈。蹇正芳说,这应该是1966年拍的,她最后一个跑进镜头,快门“咔嚓”时,还呼哧带喘的。

  戴着老花镜,蹇正芳念着每个人的名字:这是刘顺清,我们的班长,力气特别大,推板车、运石头,不输给男同志;这是冯德秀,全班唱歌最好听的一个,经常唱歌给我们听……没有在照片中的,她也记得其中两人,一个叫刘文华,一个叫杨晓琴。

  51年前的一幕一幕,蹇正芳记忆犹新。

  她记得,来打劫岭的第二天,就遭遇山体滑坡,女工们拿起工具进行清理,将树木拖离,将巨石推开,再用铁锹、洋镐清理路面上的泥浆……看着滞留的车辆缓慢离开,大家才敢休息片刻。

  她记得,有次冬日巡查路段需要翻越打劫岭,一不小心跌入沟壑中,在恐惧无助中滑落了十几米后才停下来,跌得头破血流……但她拿衣服一裹,继续巡查。

  蹇正芳说,在打劫岭的6年是这辈子最苦的6年,也是最快乐、最难忘的6年。

  病房重聚,她们有说不完的话

  寻找当年的姐妹,并非易事。

  1966年,招工单位是房县森工局,隶属于林业系统;随着时代变迁,养路工作隶属交通系统。至上世纪70年代,该道班被正式撤销,有人返回原籍工作,留守神农架的,也分布在不同部门、不同领域。按年龄推算,都已退休15年以上。

  蹇正芳透露,在该道班解散之前,有人被调到其他道班担任业务骨干或相应的班长或组长,这几个人应该会留在交通系统。以此为线索,记者在交通局、公路局比照名单查阅离退休人员的详细资料,终于有所收获——陈运秀、冯德秀、盛运兰3人是当年女子道班中的成员。

  15日下午,在蹇正芳的病房里,四人久别重逢。

  71岁的盛运兰握着蹇正芳的手:“我的老姐姐啊,你这是咋的啦?”

  看到冯德秀,蹇正芳马上告诉记者,这就是当年最会唱歌的那个。70岁的冯德秀哈哈一笑:“还唱啥子歌哦!喉咙不行了,现在多说几句话,都喘得不行。”

  74岁的陈运秀感叹:“一转眼50多年了,你们身体都还好吧?我明年都能申领高龄补助了。”

  围坐在病床前,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共同拼凑着那段光影斑驳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如花似玉的青葱岁月——

  说起盛运兰,在开手扶拖拉机时翻过几次车,其中一回还怀有身孕,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她泪如雨下:“我死了不要紧,可这孩子咋办啊?”幸运的是,那次有惊无险。

  说起冯德秀,年轻时就是女汉子,小伤小病不下火线,被医生逼着在宿舍休息,结果医生前脚走,她后脚又溜进了施工现场。

  说起仰慕已久的小伙子送来的小纸条,说起几个人鼓足勇气第一次穿上裙子,说起路遇金钱豹的神奇经历……老人们笑中带泪。

  蹇正芳身旁的儿女,也勾起了陈运秀的回忆:“这个儿子就是当年在工地出生的吧?”还没等蹇正芳回应,儿子尹维东连忙说道:“是的,我就是在工地上出生的那个,刘(顺清)阿姨把我接生出来的。”

  美好的时光总显短暂,不知不觉已是夜幕降临。病床上的蹇正芳挥手作别,3位老人相互搀扶,走出病房。她们相约,待到山花烂漫时,再去“六公里半”看一看。

  后记

  她们不应被历史遗忘

  在神农架林区的4天里,记者在相关部门的积极配合和支持下,共查找到当年女子养路班的7名成员,并为她们建立起了联系。

  这距离蹇正芳心中的22位姐妹大团圆,还有不小的差距。

  也许有人不解,如此兴师动众有何意义?

  神农架林区常务副区长罗栋梁的回答是:“神农架林区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交通发展史,这里的每一次跨越都伴随着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跨越。她们的工作值得铭记,她们的精神值得传唱。”

  从上世纪60年代省委、省政府决定开发神农架林区以来,一批批交通建设者前赴后继、战天斗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据2003年出版的《神农架开发史》记载,仅在1959年至1966年期间,牺牲人员就有37人。

  交通建设者们把对公路的爱,化作浓浓汁墨,用钢铁般的意志,在群山万壑间写出撼人心魄的乐章!

  看——利万高铁旌旗猎猎,听——保神高速机械隆隆,再加上已经投入使用的神农架机场和国省干线公路,未来的神农架,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奉化做人流得需要多少钱